当前位置:

章575 再见林远航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李教授,你还要接待客人呢,我自己过去就行。”只是一次普通婚宴,蓝天雨希望能够低调一些,不想做太多的应酬。

    “我这边的客人基本上都到了,有老邹在这接待就行了,我陪你过去,等会儿我给你介绍几位朋友。”李思翰很热心,一边说笑着,一边和蓝天雨并肩而行。

    “这是我送给欣怡的结婚贺礼,我自己手书的一幅书法。”蓝天雨把手中的卷轴递给了李思翰。

    “这绝对是今天最珍贵的一件礼物了,以后我们老李家也有传家宝了。既然是你自己手书的,那我就厚颜收下了。”李思翰爽快的接了过去。

    蓝天雨虽然以绘画闻名于世,但是他的书法同样备受推崇。而且市场上还没有流传他专门的书法作品,蓝天雨的这件贺礼,不论是艺术价值还是收藏价值,都是无比珍贵,能够收到这样一件贺礼,李思翰的心中又是高兴,又有些汗颜。认识蓝天雨这样一位朋友,虽然开心,但给他带来的压力同样不小,他不好拒收蓝天雨的结婚贺礼,但是这件贺礼在他的手中却重逾千钧。以后怎么把这份人情还回去,就要大费心思了。

    李思翰给蓝天雨安排的位置,是女方客人中最重量级的一桌。这一桌的客人都是教育界或者文化界的人士,听完李思翰的介绍之后,心中都很震惊。

    这些人都是高素质的教授、学者,虽然心中激动,但是表面上却看不出来,但是自从蓝天雨在这里坐下之后,话题的中心就都转移到了蓝天雨的身上。这些话题都围绕着绘画、书法、艺术展开,话题很轻松,蓝天雨和这些人聊的还算投机。

    和众人聊天的时候,蓝天雨总感觉身后有一道视线不时的落到自己的身上。他也没有回头,放出自己的神识查看,让他惊讶的是,这个不时看向他的人,竟然是林远航!

    “林远航怎么也会来这里参加婚礼?”蓝天雨有些疑惑。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在他的心中一闪,蓝天雨便不在关注这个问题。

    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实力,和林远航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已经没有必要关注他。

    蓝天雨刚刚和众人聊了十来分钟,邹元河陪着将光耀向他这一桌走来。

    邹元河的脸上简直乐开了花,笑意怎么也掩饰不住。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大的面子,将光耀这位纪委书记竟然亲临道贺。

    市委市政府的头头脑脑,他基本上都给下了请柬,但是省委省政府的领导、同僚,他也只是给少数相熟的朋友下了请柬,将光耀这种大人物,他还没有约请的资格,他的突然出现,让邹元河大喜过望。

    他本来是要请将光耀去包间的,但将光耀执意要做到大厅里,说是喜欢这里喜庆的气氛。

    将光耀看到蓝天雨的座位之后,就不在理会邹元河的热情,大步来到了蓝天雨这一桌。

    “天雨,我也来凑凑热闹,不妨碍你们聊天吧?”将光耀并没有找其他理由,笑呵呵的问道。

    蓝天雨道:“这有什么妨碍的,人多才热闹嘛。”

    邹元河在一旁介绍道:“这位是我们.......”

    “这是我的老朋友将光耀。”蓝天雨打断了邹元河的介绍,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将光耀的名字,并没有提及他的身份。

    看到邹元河有点愣神,将光耀说道:“老邹,叫服务生给我加把椅子,我就坐在这了。”

    邹元河脸上的惊讶之色一闪即逝,赶紧安排人给这里加了一把椅子。

    他一直纳闷将光耀怎么会突然来参见他家的婚宴,现在总算知道了原因。

    将光耀和蓝天雨明显极为熟稔的样子,而且将光耀的姿态放的比较低,虽然这一点很隐晦,但是作为精通官场规则的政府官员,他还是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

    能够让将光耀这位大权在握的高官如此对待,显然蓝天雨的身份肯定不止是蜚声中外的大画家那么简单。但是,对于蓝天雨的真正身份,将光耀却毫无头绪,一点都猜测不出来。

    虽然是将光耀自己要求的,但是让将光耀这位高官坐在大厅里,邹元河总感觉这样的安排实在是对领导太不尊重了。等将光耀坐下之后,他抓住机会劝说道:“将书记,韩市长他们也都过来了,您看要不要和蓝大师一起去那边。”

    邹元河也是八面玲珑的人物,既然已经看出来将光耀是为蓝天雨而来,自然也要表现出对蓝天雨的尊重。

    “不用了,这样就挺好的,你忙去吧,这里不用你招呼了。”

    其实将光耀自己是不想在大厅里的,这里的环境实在是太嘈杂了一些。但是他知道蓝天雨既然是以私人身份而来,必然不想和更多的人接触,所以,将光耀直接拒绝了邹元河的提议。

    邹元河走回大厅门口,心里一直在思索着将光耀和蓝天雨的关系,他总感觉事情似乎不简单,将光耀虽然表现的很平淡,但是细节上似乎对蓝天雨非常尊重,不像是纯粹的私交,倒有些上下级相处的味道。

    几分钟之后,今天的最后一位客人,市委严书记的秘书邢志文终于赶到了。

    刚一见面,邢志文就略带歉意的说道:“严书记那里突然来了重要客人,出来晚了一些,没有耽误吉时吧?”

    “没有,没有。现在的婚礼都是新形势,哪里还有吉时的说法,何况时间还早呢,你能过来,我就已经很高兴了。其实,你只要打个电话过来就好了,严书记的事情那都是大事,可不能耽误了。”对于邢志文的到来,邹元河感觉非常欣慰。

    他近期和严书记走得很近,一直紧跟严书记的脚步,严书记的身份太高,自然不会亲临道贺,邢志文作为严书记的代表,要是他也没有过来,他的脸上那就不太好看了。

    ..................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