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577 打探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将光耀的常委排名,虽然比严书记还要靠前一些,但是在场的来宾们更熟悉的还是金陵市的严书记,自从他来了之后,整个大厅都引起了小小的骚动。

    在严书记到来之前,蓝天雨和将光耀还能和桌上的这些教授、学者相谈甚欢,但是等严书记坐下之后,因为他的到来,桌上的气氛反而冷淡了下来。

    邹元河在一旁提议道:“蓝大师、将书记、严书记,现在还有一个包厢闲置着,咱们是不是换个地方?”

    将光耀和严书记没有说话,都看向了蓝天雨。如果蓝天雨执意坐在这里,他们肯定还会在这里陪同。

    如果将光耀和严书记没有过来,蓝天雨和这些教授坐在一起,到也有不少话题可聊,但是严书记来了之后,不管是这些教授清高也好,还是众人的身份存在差距也好,总之气氛有些古怪,蓝天雨也就不想继续坐在这里。

    “好吧,那咱们就不打扰各位教授了。”

    听了蓝天雨的答复,邹元河总算松了口气,要是蓝天雨执意不换位置,那一会儿还有的麻烦。

    目送蓝天雨离开,直到看不到他的身影,林远航才把所有注意力转移回来。

    他和蓝天雨的位置虽然隔了三张桌子,但是以他现在的耳力,蓝天雨这一桌所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听得清清楚楚。尤其是严书记称呼蓝天雨“局长”之后,蓝天雨的一言一行,都逃不开林远航的细致观察。

    自从林远航拜唐老为师,他这才知道古武的神奇,才知道了个人的渺小,在他几番谋划之下,虽然经历了几次凶险和危急,但也获得了极为丰厚的成果,终于心想事成,如今已经是暗劲境界的古武者了。

    自从实力大进之后,他本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对蓝天雨的嫉妒和怨愤,但是当他再次看到蓝天雨之后,心中的嫉火和仇视,却怎么也平息不下来。

    他现在开始思考,以他自身的实力,在加上洪门的助力,也不知道能不能给蓝天雨一点教训。

    他虽然对蓝天雨一直都很关注,比如蓝天雨的大画家名号,比如他的古韵拍卖行,但是蓝天雨在九局的身份,他却探听不到。

    九局本就是最重要的秘密部门,尤其是蓝天雨成为九局局长之后,关于蓝天雨的消息虽然不是什么绝密,但也不是一般人能探听听到的。

    所以,林远航对于蓝天雨在九局的身份很好奇,可惜他得到的都是一些无足轻重的消息,比较关键和机密的消息,他一点都不知道。

    也正是因为如此,严书记称呼蓝天雨“局长”,才让林远航万分关注,希望能够听到一些实质化的内容。

    既然蓝天雨出现在婚礼现场,说明和新郎或者新娘那一边,应该有比较密切的关系,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完全可以从新郎邹凯那里打探一下蓝天雨的消息。

    他这一次前来金陵,只要是因为洪门的事情,现在国家大力支持古武的普及,良莠不齐的武馆遍地开花,他们洪门自然不能旁观,因为他的实力进展极快,很受唐老的看重,这一次金陵开设武馆的事宜,就是由他来担任第一负责人。

    他和邹凯是同宿舍的大学同学,关系还算不错,这一次邹凯大婚,他正好可以借助这次时机,融入到他的圈子里。没想到他竟然在这里遇到了蓝天雨,面对昔日的情敌,他的心情再也难以平静。

    蓝天雨三人,占据了一个包厢,除了他们三人之外,今天到场的嘉宾还没人有资格和他们同桌就座。因此,婚宴虽然嘈杂,除了不时前来敬酒的那些官员之外,他们这一桌倒也还算清静。

    每一位前来敬酒的官员,对于和两位大领导同桌就座,而且还是坐在主位的蓝天雨,都感到有些好奇和不解,回去之后,除了议论将书记和严书记的突然莅临之外,就是猜测蓝天雨到底还有什么隐秘身份,竟然让两位领导如此尊重。

    可惜蓝天雨的身份只有那些具有一定级别的高层才会知道,他们这些人根本猜测不出来。

    因为将光耀和市委严书记的到来,这一场婚宴显得庄严隆重了许多,蓝天雨三人也是两点半钟才告辞离开。

    大部分亲友都离开之后,邹凯这位新郎和他的这帮好友们,总算清闲下来。

    今天将书记和严书记莅临婚礼,让邹凯的这帮朋友们非常羡慕,话题自然难免谈到这一点。林远航趁机问道:“我看将书记和严书记似乎对那位蓝大师非常尊重,看来这位大画家的身份很不简单呀。”

    “听我们家老头子说,将书记和严书记似乎没有出席婚礼的计划,邹凯,你快说一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邹凯的一位朋友插话道。

    邹凯脸上的神色有些得意,“我还真不知道具体的原因,我就知道将书记、严书记还有蓝大师能来,我这场婚礼是真值了。”

    “邹凯,虚伪了不是,卖什么关子呀,赶紧老实交代,两位大书记到底是因为什么,突然过来了?”今天的伴郎之一,在他的胸口锤了一拳,继续追问道。

    邹凯慢悠悠的抿了一口茶,这才说道:“具体原因,我确实不知道,好像和蓝大师的到来有关。要不是蓝天雨参加了我的婚礼,将书记和严书记应该都不会过来。”

    看到几位好友露出好奇的神色,邹凯继续说道:“至于这位蓝大师还有什么特殊身份,我就真不知道了。”

    “那位蓝大师似乎一直都非常神秘低调,似乎很少有人能够采访到他,你家和他是什么关系,他怎么会出席你的婚礼呀?”那位伴郎再次问道。

    “我家和这位蓝大师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我老丈人和蓝大师是朋友,蓝大师是看在我老丈人的面子上,才会过来的。”邹凯简单解释道。

    “你老丈人竟然认识这么一位牛逼的朋友,你小子还真是好运气。我可是看到了,那位蓝大师可是带来贺礼了,而且还是一幅卷轴,那不会是蓝大师的新作品吧?”邹凯的这位朋友一脸的艳羡之色。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