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608 斩杀九级强者(四)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赶紧把银甲中年人的尸体收起来,还没等他走进飞船,远处的飞船已经来到了他的近前。

    对于这艘飞船,蓝天雨非常熟悉,因为这就是冷夜也就是凌野三人刚刚乘坐的那艘飞船。

    让他疑惑的是,明显是正在逃窜的飞船,看到他们之后,突然减慢了速度,然后在他的不远处停了下来。

    琴音疑惑的问道:“这不是莉亚她们乘坐的那艘飞船吗?她们怎么掉头了?”

    就在琴音说话的时候,飞船的舱门已经打开,凌野、莉亚和老仆陆续走了出来。

    “你们怎么突然改变航线了?难道不怕被追上?”蓝天雨眉头微皱,语气有些不满。

    莉亚想要说话,但是刚一张嘴,便被老仆拦了下来。

    凌野的表情有限赧然,眼神中显露着一丝羞愧之色,然后直视蓝天雨的眼睛,郑重说道:“对不起,我们这段时间一直被强敌追杀,所以便隐瞒了身份。我不叫冷夜,我的真名是言希凌野,是言希家族的分支子弟,我妹妹的身份一直都没有人知道,所以他的名字是真的。”

    然后,凌野指着老仆说道:“我妹妹从小都是在科特爷爷的教导下长大的,科特爷爷确实是五星级强者,他的身份一直都是保密的,没有人知道他是我们言希家族的人。”

    “为了躲避追杀,我不得不防备和怀疑任何陌生人,对你隐瞒身份也是迫不得已,这一点还请你谅解。”凌野的态度很诚恳。

    本来就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对于凌野是不是对自己隐瞒了身份,这和他没有任何关系,蓝天雨并不介意,他不是圣父,也无意介入别人的恩怨,因此,蓝天雨态度淡漠的说道:“我本来就没有介意,你们被人追杀,隐瞒身份是很正常的事情。你还有其他事情吗?”

    对于蓝天雨淡漠的态度,凌野并不意外。

    他们毕竟在飞船上相处了二十多天,蓝天雨的态度虽然看似随和,但实质上一直保持着必要的距离,这种人是最难亲近的,要想赢得蓝天雨的认可和真诚的帮助,并不容易。

    凌野是一个聪明人,他非常清楚,要想得到蓝天雨的帮助,必须拿出最真诚的态度,哪怕有一丝谎言,他们最后的一线生机,也会断送掉。

    而且现在时间紧迫,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说服对方。

    他现在身负血海深仇,更要保护妹妹的安全,蓝天雨这一棵救命稻草,他必须抓住,哪怕为此付出巨额代价!

    在蓝天雨的注视下,凌野的眼神没有一丝躲闪,“我们已经落入了仇人的陷阱里,现在就可以肯定,这一次肯定逃不了了.......我希望能够得到你的帮助。”

    “你的仇人应该很强大吧?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会被你拖累?只要我帮了你,我们夫妇会不会也陷入生死危急之中?而且咱们只是萍水相逢,如果是小事情,在我们有能力的情况下,顺手帮一把到是可以的。但是,这种涉及到生死的大事,我有什么理由去帮助你?你应该知道,我并不缺钱,你就算拿出你所有的身家,也打动不了我,你如果想要用金钱来求助,那你就不用说了。”听到凌野的请求,蓝天雨的语气变得很冷漠。

    “我知道金钱打动不了你,我也从来没有这么想过,能够被金钱打动的人,在这个时候,也肯定帮不了我。如果你有帮助我们的能力,我付出的代价绝对值得你出手相助,我可以肯定这一点。如果你自认为有帮助我们的能力,我可以接下来谈一谈。”凌野心里虽然很忐忑,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很笃定。

    请求蓝天雨相助,这是他临时做出的决定,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是对是错。

    他们乘坐的飞船速度很快,本来已经远远甩开了身后那艘紧紧追赶的飞船。但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艘或者几艘飞船在前面拦截他们,他已经连续变换了四次航线,但一直都是如此。

    很显然,对方能够发现他们的踪迹,并不是偶然,而是在他们的身上设置了某种极为高端的追逐手段,任凭他们如何躲闪,也逃不开他们的追踪。

    再次改变航线后,他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再次遇到蓝天雨。

    两人分开的时候,明明有一艘飞船追了下去,但是蓝天雨的飞船却在逃跑的关键时刻,停了下来,而且还走出了飞船,在虚空停留。

    很显然,蓝天雨已经击毙了那位追踪而来的高手。

    想到这个可能,凌野大吃一惊!

    蓝天雨的气度和消费水准,他本来猜测对方可能是出身于和他差不多的星域内的某个超级大势力或者一流势力,但在他知道蓝天雨击毙了一位九级强者之后,顿时不在这么认为。

    哪怕是出身于星域内的超级大势力,蓝天雨如此年轻,他也不可能击毙一位九级强者。

    他虽然猜测不出蓝天雨的实际战力到底有多高,但是却能够判断出蓝天雨还是一个年轻人,这样的年龄绝对不可能有击毙九级强者的实力。

    那么,蓝天雨击毙九级强者,很可能是他的两个机器人护卫出手了。

    能够击毙九级强者的机器人,也必然是a9级机器人!

    a9级的机器人护卫无比昂贵,就算他们言希家族,也没有购买的资格。一般来说,要想购买a9级的机器人护卫,最少也要一级大能者的身份才行。

    大能者高高在上,就算他们言希家族也很难接触到,想要购买这种罕见的a9级机器人,根本就不可能。

    蓝天雨的真实身份,顿时被凌野拔高了许多,他认为蓝天雨很可能出自于某个大能者的家族,而且必然还是家族重视的嫡系子弟,不然也不会有如此出格的超高待遇。

    猜到蓝天雨的身份之后,凌野就像找到了一棵救命稻草,哪怕有一线希望,也要紧抓不放。

    为了让蓝天雨答应下来,他不惜拿出家族最珍贵的东西。他相信,就算蓝天雨出身于大能者家族,听了他的条件,也必然会动心,只要他不起谋财害命的心思,就算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能够保住妹妹的性命,能够让他有报仇的机会,他也舍得!

    看到凌野如此笃定自己会帮他,蓝天雨倒也生出了一丝好奇之心。

    蓝天雨不打算介入言希家族的恩怨,这必然是一个大麻烦,但如果有足够的报酬,帮上一把,倒也无妨。

    他有两个流银护卫保护,大能者以下,根本就对付不了他,既然生命无虞,就算惹上一些麻烦,只要对方给的报酬足够高,也是可以考虑的。

    “我的眼光很高,一般东西都看不到眼里,你不一定能够打动我,说说吧,你愿意付出什么代价?我的耐心有限,你只有一次机会,请你一定要考虑清楚。”

    蓝天雨的话,给凌野造成了很大的压力,他知道蓝天雨说的出,肯定就做得到,因此不在拖沓,也没有故弄玄虚,直入主题道:“只要你把我们安全护送到昆武星,我愿意送给你一面星魂牌!这个代价怎么样?”

    蓝天雨微微一愣,从凌野的表情上看,星魂牌肯定是了不起的东西,但他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也就无从判断出,为了一面星魂牌出手,到底值不值得?

    “巴巴塔,赶紧上网查一查,星魂牌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蓝天雨没有马上答复,他必须首先弄清楚星魂牌的价值之后,才能做出判断。

    巴巴塔是非常高级的c级智能生命,入侵地域性的a级或者b级宇宙网络,基本上是来去自如,如入无人之境,就算是查询一些机密资料,也只是片刻之间。

    “给我两分钟时间,你先拖延一下。”

    对于蓝天雨给出的新任务,巴巴塔的热情很高,开始快速忙碌起来。

    为了拖延时间,也为了不让凌野看出来他并不了解星魂牌,他问道:“你怎么会有星魂牌?我要知道这一面星魂牌的来历。”

    蓝天雨没有询问星魂牌是什么东西,而是直接询问星魂牌的来历,这让凌野更加相信蓝天雨确实来自于拥有大能者的超级势力。

    他简单解释道:“这面星魂牌来自于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并不是昆武星域的人,她从星魂星出来的时候,伤势极为严重,被我的父亲所救,后来嫁给了我的父亲。但她的伤势是灵魂上的伤势,始终难以治愈。为了治愈伤势,我的母亲在我妹妹三岁的时候,准备再次前往星魂星。”

    凌野的眼中露出怀念之色,“前往星魂星探险,虽然是难得的机遇,但也是巨大的危机,何况我母亲本就重伤在身,此去自然更加危险。而且星魂牌太过珍贵,我母亲一旦和其他人汇合,一同前往星魂星,就有可能暴露出这个消息。被有心人知道后,必然会遇到麻烦。如果我的母亲没有灵魂上的伤势,在昆武星谁都不惧,但万一她的伤势没有好转,就算能够出来,也会遇到大危急。”

    “我父亲担心我母亲的安危,把我妹妹送到一个偏僻的星球,交给科特爷爷秘密教导,带上我在弥金星等候母亲返回。我的血统主要遗传自我的母亲,等级比较高,很受父亲的看重,一直都是他亲自教导我。我们在弥金星一直等候了十六年,一个月前,我的母亲终于返回。弥金星是她返回的第一站,和母亲汇合后,没想到却是灾难的降临。”

    凌野的脸上露出极为痛苦的神色,闭目片刻,这才继续说道:“我们遭到了奇亚家族的伏击,他们出动了大量的九级强者劫杀我们。我母亲的伤势一直没好,因为伤势太严重,她在星魂星的十六年收获很小,这些年来,灵魂上的伤势也只是稍有好转。当时的情况太过危急,我的父母设了一个死局.......拼死把我送了出来......我逃出来了,但是他们两人却.......却都被杀死了.......我连父母的尸体都不知道在哪里........”

    凌野的声音哽咽,已经说不出话来。

    莉亚一直在科特的教导下长大,凌野讲述的这些,她以前并不知道,凌野讲述的时候,她一直在小声哭泣,等她听到父母惨死,顿时放声大哭起来。

    听到两兄妹的身世如此凄惨,琴音也在一旁暗暗流泪。

    擦了擦眼角,凌野继续讲述:“我逃出来之后,本来打算首先赶往昆武星,我们言希家族的祖地就设在昆武星,只要我赶回家族总部,也就安全了。但是,我妹妹的身份竟然暴露了,差一点就被奇亚家族的人抓住了。”

    讲到这里,凌野似乎还心有余悸,“我和妹妹虽然天各一方,但是每天都在虚拟网络见面,和生活在一起也没有多大的区别。我们感情很好,听到她遇到了危险,我心急如焚,马上赶过去汇合。现在想来,这应该也是奇亚家族布局的一环,他们恐怕早就掌握了我妹妹的消息,只是一直装作不知,他们很可能在我妹妹身上用上了某种追踪手段,这才能一直准确掌握住我们的行踪,让我们始终摆脱不了他们的追杀。”

    “你猜测的应该没错,他们总能派出飞船拦在你们的前面,也只有安装了某种定位手段才能做到这一点。”蓝天雨也同意他的观点。

    在宇宙中,有很多极厉害的追踪手段,一旦安装,很难摆脱。

    既然奇亚家族早就掌握了莉亚的身份,在她的身上秘密设置了某种追踪手段,并不稀奇。

    “你把星魂牌给了我,你怎么对你的家族交代?他们肯定不愿意吧?”蓝天雨问出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沉默了片刻,凌野还是如实说道:“本来我不想说的,但是不说出来,你肯定不信任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