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677 得手

暗石Ctrl+D 收藏本站

    终于等到达琨思主动表示要放弃,孤木连忙表态:“你放心,肯定不会让你吃亏,我虽然拿不出完全媲美a9级魂果的宝物,但稍差一些的,我还是能拿出来的。加上奎恩提供的,足以抵得上一颗半a9级魂果。”

    然后又转头问奎恩:“既然达琨思殿下发扬风格,咱们总不能让他吃亏,你说是不是?”

    “是这个道理,那我也拿出一件只比a9级魂果稍差一点的宝物。我们这样的诚意,达琨思殿下应该满意了吧?”对于这个结果,奎恩满意极了,自然不会反对。

    现在是孤木和奎恩有求于达琨思,达琨思自然要拿捏一番,争取再给自己多争取一点利益,“这就是你们的诚意?如果你们的诚意只有这么一点,那咱们还是按照第三个方案执行吧!”

    “达琨思殿下,你这可就有点得理不饶人了,你这一刀要是割得太狠了,我们又不是殿下这样的王族子弟,身上只有三两油,你非要炸出四两来,那就强人所难了。”奎恩眉头紧皱,语气有点冲。

    孤木也是这个意思,所以一言未发,同样露出一副不满被达琨思敲诈的神色。

    “嫌我下刀太狠了?没关系,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做,那咱们还是执行第三个方案吧。运气好不好,咱们听天由命,谁也别怨谁。”达琨思露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眼看着三人勾心斗角的开始商量分赃的事情,蓝天雨的大脑快速转动起来。他必须在三人达成协议之前,率先把两颗魂果拿到手。

    他有瞬移术,尽管在众目睽睽之下,想要拿到被无数人盯着的魂果也是能够办到的,但他还要保证,在拿到魂果之后,他不会成为众矢之的,也不能暴露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虽然蓝天雨有变化术,但一般情况下,他是不会刻意改变自己的面貌的,他的变化术只会在特殊情况下使用,他现在的面貌就是自己的本来形象。

    蓝天雨在动手之前,首先要把自己的面貌改变一下。

    虽然蓝天雨站立的位置靠外,不被人关注,但若是他的面貌突然发生改变,在这种形势紧张的时刻,肯定还是会暴露的。

    蓝天雨缓慢的移动脚步,悄然来到了一丛高大的灌木丛的旁边。他把自己的分身放出来,本体化为雾气,隐匿在灌木丛中。

    分身放出之后,又悄然移动脚步,重新换了一个位置关注场内的情况。

    分身站在原地不动,暗中催动a级奇物雾珠,不知不觉间,丝丝雾气笼罩了百里方圆。

    蓝天雨的本尊化身雾气,隐藏在漫天的薄雾中,飘到了两株星魂草的上方。

    这要是在其它地方,这突然弥漫开来的薄雾,必然会让一部分人心生警惕,但在昆羽岛,还真没有人在意这一点。昆羽岛上的景象一直都在虚幻与真实之间切换,任何景物都不是一成不变的。你当做真实的,也许只是幻像,你以为是幻像,却又可能是实体。

    不要说只是突然弥漫过来的薄雾,就是这里突然变成了沙漠,人们也会泰然处之。

    蓝天雨现在随时都可以把两株星魂草收进祭坛空间,而且他留了分身在外围看热闹,绝对不会有人怀疑是他收走了星魂草。

    被人无声无息收走了两株星魂草,事情太过奇怪了一些,蓝天雨认为还是栽赃出一个怀疑目标最好,说不定把水搅得浑一些,还能有些意外收获呢。

    灵族是能量生命体,最擅长变化,要想找一个背黑锅的人选,灵族的奎恩最合适不过了。

    蓝天雨操纵雾珠,在一刹那间释放出大量的浓雾,这些浓雾覆盖的范围很小,只是把奎恩的灵族小队以及前方的大片范围完全笼罩了起来。

    当然,笼罩的范围也包含了两株星魂草。

    雾珠作为限制类的a级奇物,释放的浓雾不只是能够遮掩视线,而且还有屏蔽神识的作用,雾气越浓,作用就越明显。

    被浓厚的雾气包围之后,奎恩和他的队员马上戒备起来,尤其是奎恩,他的直觉非常敏锐,他已经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开始打起全部精神,随时准备应对突发情况。

    浓雾外的众人发现视线难以穿透浓雾的笼罩范围,而且就连神识也被浓雾屏蔽,也都警觉起来。尤其是当片刻后,两颗魂果也被浓雾包围,孤木和达琨思更是警惕起来。

    两株星魂草也被浓雾笼罩之后,蓝天雨不在迟疑,眨眼之间就把两株星魂草连带着两颗魂果,一起收进了祭坛空间。

    又稍等了片刻,蓝天雨回到分身旁边,重新把分身收进体内,这才催动雾珠,驱散了所有雾气。

    雾气消失之后,大部分人第一时间发现两颗魂果竟然消失了!

    上百名试炼者齐声惊咦一声,脸上都露出难以置信的惊骇之色。

    奎恩、孤木和达琨思更是惊怒无比!那两颗魂果可是他们历经千辛万苦才收获的战利品,现在被人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把战利品偷走了,他们如何能够答应?

    “是谁?是谁把魂果偷走了?”奎恩的眼神恶狠狠的,语气冷厉无比,目光从旁观的众人身上扫过,身上的杀意肆意的喷发,似乎随时都会择人而噬,“你最好把魂果给我赶紧交出来,不然就是我奎恩的敌人!从今以后,我们不死不休!”

    对于暴怒的奎恩,众人都很同情,在这个敏感时刻,谁都不想成为奎恩泄愤的靶子,所有人都一动不动,没有人接茬。

    “奎恩,你就不要贼喊捉贼了!”达琨思语气不善,看向奎恩的眼神中充斥着不满和蔑视,“谁都不是傻子,赶紧把那两颗魂果拿出来吧......不然,就像你说得......我达琨思会和你不死不休!”

    “你说什么?”奎恩的语气中满是惊诧,“难道你认为是我偷走了魂果?魂果本就有我的一份,我有这个必要吗?”

    .......
  • 背景:                 
  • 字号:   默认